Chor

Enjoy & share

拿着你最后给我的这包纸巾,我多么鄙视、看不起自己,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你的心,我怎么这么懦弱和不负责任。每次我哭,你就心软,但你终有不再回头的一天,当所有的包容和忍耐都到了极点,你就会潇洒走去,只剩下我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家伙在原地,不值得可悯。我怎么到了如斯境地,也许你说得对,只是我的心理作祟,不关任何人的事。

评论

© Chor | Powered by LOFTER